首页 校新梅 正文

又一个倍特药业?科瑞德IPO背后隐藏的商业贿赂史

校新梅 adminqwe 2022-06-27 20:50:06 85 0

  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

  近日,四川科瑞德制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瑞德”)IPO获受理,正式向创业板发起冲刺。

  然而财通社注意到,科瑞德的几款核心仿制药毛利率极高,但并无技术壁垒,集采风险压顶。关键的问题是,公司销售费用率远高于同行,并且在招股书中隐瞒了“推广服务费”虚开发票和合同纠纷等案件,再次揭开了制药行业丑陋的一面。

  上一个面临类似问题的倍特药业已经铩羽而归,科瑞德会成为第二个倍特药业吗?

  暴利生意面临集采隐忧

  集采之下,这几年药企的日子很难过,尤其吃仿制药老本的药企快“躺平”了,这也逼着行业加速创新和国际化。然而财通社看完科瑞德招股书,发现这家药企居然还享受着集采前的“美好时光”,依靠几款上市20多年的仿制药,通过学术推广(商业贿赂),赚着白花花的银子,如今也开启上市了。

  科瑞德来自酒城泸州,是一家以研发中枢神经系统疾病用药为特色的医药企业,公司共拥有 18 个围绕中枢神经系统疾病的主要在研项目,包括7 种改良型新药和 11 种高端仿制药,涵盖焦虑障碍、癫痫症、肌松镇痛等领域。

  2019-2021年的报告期内,该公司营收分别为 5.1亿元、5.57亿元及 6.88亿元,保持增长态势。其中,三款核心产品——枸橼酸坦度螺酮胶囊、注射用丙戊酸钠及盐酸替扎尼定片,合计销售收入占比分别为 96.86%、98.76%和 99.46%。

  或由于中枢神经药物受到严格管制,市场竞争强度较低,科瑞德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 92.72%、93.01%和 93.13%,远超制药行业平均水平。以国内上市20年的枸橼酸坦度螺酮胶囊为例,其平均成本是2.87元,卖出价格是45.01元,毛利率高达93.63%,另外两款主要药物情况类似。

  也因此,不到7亿的营收撑起了公司较高的盈利水平,科瑞德近三年归母净利润分别为0.91亿元、1.07亿元、1.48亿元,扣非净资产收益率分别高达 23.49%、24.95%和 25.09%,集采前的暴利一目了然。

  自2019年“4+7”试点集采并扩大到全国以来,纳入集采的药品不断扩容,仿制药暴利的时代逐渐远去,科瑞德真能处于“世外桃源”中吗?

  从招股书来看,科瑞德称,除注射用丙戊酸钠在新疆、陕西等六个省区被纳入集采并中标以外,公司其他产品未被纳入集采目录。似乎集采影响微弱,但事实并非如此!

  科瑞德的独家仿制药品枸橼酸坦度螺酮核心化合物专利已过期,根据招股书,除了科瑞德外,已经提交CDE申请报产的仿制品包含北大医药、兰西哈三联制药、沈阳华泰药物、北京颐康兴医药,加日本原研厂家总计6家,预计2022年10月份前均可完成获批,以满足国家药品集采标准。按第八批集采(预2022年10月)中标计算,该项营收或大幅下降。

  再看注射用丙戊酸钠,同样是一款国内上市22年的老药,已通过仿制药一致性评价的厂家包括河北仁合益康、福安药业集团庆余堂制药、成都利尔药业、四川汇宇制药等总计7家,另外海南倍特、济川药业等多家企业申报上市。该药物占用医保基金超25亿,仿制品竞争十分激烈,已经满足集采标准,按第八批集采中标计算,该项营收也不容乐观。

  替扎尼定国内上市已21年,核心化合物专利已过期,无产品仿制术壁垒。江苏亚邦爱普森药业有限公司的“畅邦”正在申请一致性评价研究,年销售额约3千万。因替扎尼定上市时间早,药物副作用大,如直立性低血压,药物性肝炎,严重心动过缓,及停药后的戒断症状等等,全球使用几乎不再增长。

  综上,参考既往满足6家及以上条件的降幅值,按集采中标后降价保守预计,在2022年第八批集采后,科瑞德2023年营收将断崖式下降,或将整体下降60%以上,风险极大。另外,公司主要在研项目均为上市20年以上的仿制品,或已上市仿制品的其他“改进”剂型,最终仍可能逃不过集采命运。也就是说,科瑞德即使能成功上市,等待投资者的也是业绩大幅下滑。

  诡异的学术推广费

  看制药公司的招股书或年报,经常会发现一些奇奇怪怪的科目。为了减少药品流通环节的层层“盘剥”,2017年1月两票制正式落地,药品流通环节得以减少,但是药企销售费用不减反正,主要原因是原来由流通环节支付的费用转移到了药企,变成了学术营销费用、终端推广费用等,其中就隐藏大量商业贿赂。

  报告期内,科瑞德销售费用率分别为50.49%、46.39%、47.44%,远高于自身研发投入(近三年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14.06%、13.85%及 15.35%),也远高于行业平均水平,总费用更是高达8.43亿元,其中,公司市场推广费占各期销售费用比例分别为 65.63%、47.88%及 49.67%。

又一个倍特药业?科瑞德IPO背后隐藏的商业贿赂史

  报告期内科瑞德市场推广费构成

  市场推广费中是一些让外界看不明白的学术推广活动费、营销内部会议费、市场切换费等。与倍特药业一样让人生疑的是,新冠疫情发生后的2020年和2021年,公司举办的各类大中小型会议以及真实世界研究费用分别为1.03亿、1.35亿,远超2019年的0.48亿元。仅在2021年,公司小型会议的支出,平摊到每个工作日是50.22万元之巨,极不合理!疫情下,这些花费高昂的会议到底在哪里开的,怎么开的,开了几场,希望发审委接下来问询下。

又一个倍特药业?科瑞德IPO背后隐藏的商业贿赂史

  或为包装上市,报告期内公司学术推广会议逐步由推广服务商转由自建团队推广。

  隐瞒商业贿赂史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科瑞德未披露的“推广服务费”虚开发票和合同纠纷等案件,公司长期以销售返利、巨额商业贿赂的推广形式进行药品推销。公司的财报真实性、数额巨大的市场推广费(科室会、业务招待费等)等问题与“倍特药业”同出一辙。

  根据《费海艳、吴海春、周妤涵等虚开发票罪一审刑事判决书》((2021)川1324刑初11号),费海艳等成立的11家公司在没有实际业务往来的情况下,向科瑞德在内的44家医药公司累计虚开增值税普通发票740份,税价合计59778801.84元,并按照票面金额6%以上的比例收取手续费非法获利。

  另据案号为 (2020)川0521民初965号的民事判决书显示,上海闻趣医药咨询有限公司与科瑞德的合同纠纷案件中,2019年1月1日,原告甲方(上海闻趣医药咨询有限公司)与被告乙方(科瑞德)先后签订《推广服务备忘录》和《市场推广服务协议》,约定甲方指定乙方为备忘录所规定的特定产品在授权区域内进行市场推广服务,产品名称为BQ(比清®注射用丙戊酸钠),规格0.4g/瓶,推广服务费计算依据为乙方推广服务成果(推广区域医疗机构的进货数量甲方对应的销售金额),销售单价82.21元计,计算标准为乙方推广服务成果的39%(32元),每支注射用丙戊酸钠以32元以上的金额通过现金回扣行贿支付给处方医生的形式进行销售推广。

  还有贵州健倍科技有限公司与科瑞德的服务合同纠纷案,也曝光了科瑞德使用推广服务商进行行贿的运营模式。科瑞德(被告)规避监管,在合同中以“推广服务费”形式约定“销售药品返点”给到原告,最后由发行人统计医院进货量以后计算返点。因涉及类似敏感信息,相关判决书未被网上公开。

  除了上述两家外,报告期内科瑞德还与多家推广服务商,如成都星铭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凯里福圣信息咨询有限公司、淄博皓乐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贵阳福圣康医药有限公司等发生医疗服务合同纠纷,为避免其“销售返点”“医药贿赂”的非法行为被曝光,科瑞德多次以巨额费用私了结案,即招股书中所谓的“市场切换费” 。

  工商资料显示,上海闻趣医药咨询有限公司2019年成立(与发行方签署服务合同后成立),注册资金0万,实缴资金50万,社保2人;贵州健倍科技有限公司已注销,社保0人;成都星铭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注册资金50万,实缴资金0万,社保1人;等等。可见推广服务商资质、选择标准极低,似乎专门为 “走账” 巨额推广费存在。

  查询裁判文书网,公司还多次发生追索劳动报酬的民事纠纷,大量拖欠员工垫付的回扣费用或应给与离职员工的补偿。

  历史出资、增资出现“不可查证”

  财通社还注意到,科瑞德历史出资、增资多次出现“不可查证”,实控人陈刚不惜累计贴补1271万元,以隐瞒事实。

  2020年8月31日同日,科瑞德发生的两次股权转让出现了同股不同价的情况。历史多次出现股东知情、高管解雇、股权代持的纠纷,如(2013)成民终字第4251号、(2021)川01民终14914号、(2020)川0521民初3029号、(2019)川0521民初3657号之一等;(2013)成民终字第4251号一案中明确提及“科瑞德公司财务核算存在很多问题”。

  此次IPO,科瑞德拟发行新股不超过1100万股,拟募资7.45亿元,用于生产基地(制剂)建设项目、研发管线平台、营销网络升级建设项目和补充流动资金。然而集采预期下,新增产能前景不确定性极大。“补充流动资金”的理由更十分牵强,因为公司现有货币资金3.96亿元,资产负债率低,并不缺乏流动资金。

  最后财通社问一句,科瑞德的中介机构广发证券、信永中和会计师事务所、北京市竞天公诚律师事务所、中铭国际资产评估(北京)有限责任公司,在服务中就没有发现什么问题吗?

版权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的立场。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85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

热门标签